首页 网站运营 正文

作为《邪不压正》的编剧被姜文称赞牛X

2018-07-16 11:22:12 来源:ctw2016love 阅读 89 次
据进口红酒(www.xmgct.cn)了解到,2006 年,互联网上泄露出多达 500 位明星的电话号码,轰动一时。
2007 年,还在山西一广告公司工作的他和还没大学毕业的弟弟李心花 4 天时间写了一个剧本,想寄给两人都喜欢的一位导演。正巧在网上搜到了泄露出来的这位导演的联系方式,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俩给导演发了短信:“导演,我们这有一个剧本,不知道能不能发给您看一下”,没想到对方还真回过来一个邮箱。
故事到这里基本就中断了。他的日子也算传奇,离开山西来到北京“北漂”,做过平面设计,后来转行写小说。 2011 年,机缘巧合之下被相中出演群众演员,结果该电影并没有拍,但好歹是入了影视这行。因为是写小说的,觉得做编剧总比写小说挣钱吧,于是尝试开始写剧本。
2014 年,他参与编剧的《闯入者》获得第 51 届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提名; 2015 年,他把 8 年前那个寄给偶像导演的剧本拍成了电影《命运速递》参加了当年的 FIRST 青年电影展,巧的是,当年电影展的主席正是那位偶像导演; 2016 年 10 月,那位导演给他亲自打电话,“我这里开始筹备一个新的电影,你来帮我写吧”,他说,“我后天到位可以吗”,导演说,“别等了,明天就来吧”。
2018 年 7 月 13 日,他和这位导演合作的电影上映。这部电影就是《邪不压正》,那位导演就是赫赫有名的姜文,而他,就是李非,现在已经是圈内的“金牌编剧”。关于多年前发送的那条短信和发往邮箱的剧本,李非后来也没有再向姜文求证过。
在李非看来,中国搞电影的,一半以上都是姜文的粉丝,他也是。于是姜文的一个电话就把他召唤了来,参与到了《邪不压正》的编剧之中。住在姜文旁边的房间, 24 小时待命,剧本不断更新、改进,每天都在焦虑和煎熬,“想写出剧本很容易,但是想要写好或者写到姜文觉得好,真的不容易”。困难是常有的,有那么一次,直到戏要拍了,都没有拿出姜文满意的剧本,姜文发火了,一整天的戏都没有拍。对一个剧组来说,所有部门和所有演员都做好了准备,因为剧本问题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工作人员劳动的浪费让李非自责不已。这样的情况在《邪不压正》里出现了唯一一次。
姜文发火是常有的事,他脾气不好已经被好多媒体都写过多次了,但他发火却不是因为性格的霸道,而是对作品的极致追求。这样的追求是对事不对人的,哪怕是周韵,姜文也照常发火。这股认真劲儿让李非记忆深刻。
姜文是个固执的导演吗?必然是,但这样的固执不会影响他吸取别人有效的意见。“姜文导演无比聪明,任何意见,你说的时候可能都没有那么笃定,但他如果认识到是好的对的,就会不由分说的采纳。我觉得真的聪明不是说坚持自己的想法,而是能精确判断什么是好的、适合的、想要的。”
有一次,李非写剧本写到夜里三点,写的是一场重头戏,按照以往的习惯,姜文往往会说“挺好的,非老,再来一稿”,然后改来改去。李非也没多想,交稿后准备睡觉。二十分钟后,姜文回了微信,两个字“牛 X ”。这让李非很意外,毕竟对于一场重头戏来说,几乎没有改动,那就是非常认可了。所以你看,姜文表扬人起来,也是毫无吝啬的。
2015 年看到《命运速递》时,姜文就很认可李非,这部电影也直接促成了姜文和李非在《邪不压正》上的合作。虽说 2011 年才开始从事编剧工作,但几乎没有什么履历的李非就这样被姜文盯上了。“这是咱们哥俩的缘分,也是我们的情分” ,姜文如是说。李非从来没有问过姜文为什么会选中他,一开始没有想着问,合作之后发现越来越不需要问,两个人的价值观和审美观都太一致了。
十年前,史航把《侠隐》推荐给了姜文,姜文当时就表示很喜欢,但总觉得还没到拍摄的时候。十年后,拍完了《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姜文觉得时候到了,《侠隐》变成了《邪不压正》。史航还在里面领了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影评人角色。
《邪不压正》虽说脱胎于《侠隐》,但不同于原著的温和和惆怅,《邪不压正》完全就是姜文式的电影。可以说,《邪不压正》几乎完全不是《侠隐》,满满的荷尔蒙直接在荧幕上炸裂开来。不喜欢的人会觉得速度快、台词多、隐喻太多、太姜文风格,但这些恰巧也是喜欢这部电影的人喜欢的原因。
李非推荐《邪不压正》的原因有三点:一是独特的对历史的呈现方式,二是屋顶世界,三是演员们的顶级演绎。
《邪不压正》对 30 年代的历史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呈现,不少人看完后对姜文对当时的北平的重现津津乐道。“一下雪,北京就成了北平”。因为是年代戏,姜文对服化道的细节更是相当重视,一个勺子或者军队走过去的一群人里某一个人的肩章位置不对,姜文都会关注到,甚至愿意为一个细节等待很长时间。
李非还专门提到了大部分人看完《邪不压正》后都会提及的“屋顶”。电影里,每到屋顶的戏,都会让人觉得单纯、美好,不管屋檐下的世界都多乱多复杂,登上屋顶,可以骑上自行车驰骋,可以像跑酷一样来去自如,可以和心爱的女人谈情说爱,可以向着远方大喊。屋顶是精神化的世界,有点乌托邦的意味,越是在乱世,越渴望拥有一个不会被干扰的精神世界,可以短暂逃离现实,一个纯粹的世界。
至于表演,李非觉得彭于晏、姜文、廖凡、许晴、周韵五个人的表演自不必说,片中的每个配角也很出色,《邪不压正》成就了每个人的表演,他们的表演也成就了《邪不压正》。
廖凡会演大家都知道,但《邪不压正》里的喜剧成分也被他拿捏得当。有一场戏是姜文和廖凡对戏,长达十几分钟的两人对手戏,直到开拍前二十分钟才拿到确定的剧本和台词,单是背下台词就够呛,何况还是“吃透”。这场戏双方你来我往,台词多、速度快、起伏大,互相博弈,深深浅浅,廖凡还喝了酒,拍到第三条的时候已经微醺。第三条拍完就顺利过关,这对于一个镜头拍好几十条的姜文来说,是少数情况,足见两人的表演都堪称“大演员”的称号。
彭于晏的表演则完全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偶像,而是二三十年代的一位年轻人。肌肉固然是有的,但表演中的精准则更让人印象深刻。李非在拍戏的时候,也会在监视器后面关注大家的表演,彭于晏有一场戏在当时就震到了监视器前的李非。李天然的养父亨得勒医生去世,李天然进入灵堂,难过哭泣到不能自已,李非看哭了。彭于晏演完这场戏也是很长时间都没让人靠近,缓不过劲儿,那种纯粹的发自内心的感动,是技术层面很难实现的东西,当你过于在乎技术,你的表演就做不到极致了。
女性角色在姜文的电影中一直是英雄般的存在。在姜文的镜头里,女性是最勇敢的,是真正敢爱敢恨、敢舍弃敢付出的那类人,相比之下,男性往往瞻前顾后、杂念太多、欲望太强。女性则更忠贞更纯粹,或者说更傻更天真,换种说法,这些恰恰是勇敢的代名词。
《邪不压正》里的两个女性角色,周韵和许晴各有特点。周韵和李天然一样,也带有复仇的目的,她甚至说她是用李天然做一个实验,看是不是能够克服掉心里的恐惧。这是个近乎完美的角色。
许晴的唐若仪则是另一种女人。她是交际花,不经意透露出自己就读过剑桥,她不只是花瓶,她万千仪态,甚至玩起了“69”这样的梗。李天然在她的臀部上盖了个印,她就你来我往一样在李天然身上盖满了印。这样的女人,魅力也太大了。最后从城墙上跳下去的那一幕,绝美又够悲壮。
不少人最喜欢的一场戏是彭于晏和廖凡决战的戏。两人(还有根本一郎,不过他基本上躺在椅子上的)五把枪,朱潜龙被一枪毙命,子弹穿过朱潜龙的前额,正如朱潜龙当时枪杀师傅的方式,李天然完成了一次充满仪式感的复仇。呈现出来只有短短几分钟的这场戏,拍了足足十天,拍摄创记录的超过了 1000 个镜头。李非说,“要知道有的电影所有镜头加起来都没有 1000 个”。
《邪不压正》到底想表达什么,我想每个看完的人心里一定都有自己笃定的答案。说简单点,这无非是一个复仇的故事,但是放到 30 年代的北平,在多国势力的角力下,每个人都变得复杂且暗藏心事。
姜文绝对是华语影坛最特别的存在。 55 岁的他 20 岁出头就成为了华语电影第一梯队的从业者,以他的资历和威望,完全能够有更多曝光,但他不,每四五年拍一部电影,不怎么应酬,也不怎么参加综艺节目。除了电影,你几乎很少见到他。在如此在乎流量和曝光的现在,姜文几乎就是在逆着时代做自己,这样的坚守不是轻易能做到的。
这样的坚守也是李非想学习的。从 2016 年 10 月到现在,李非都全身心扑在了《邪不压正》上,杀青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如释重负,而是万般不舍,甚至可以说是伤感。“人在做爱做的事情的时候,是不愿意结束的”。
李非的经历说起来也是够传奇的,在山西开广告公司,选择北漂,然后创业失败做回了平面设计师,后来开始写小说。被相中出演宁浩电影中的群众演员,结果电影因故没拍。转行做编剧,拿到金马奖提名,然后又和姜文合作。
现在的李非开始筹备自己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两只老虎》,依旧还是荒诞风和黑色幽默。他希望能够拍一系列电影,一系列被打上李非标签的电影。“有一种电影叫姜文的电影,有一种电影叫昆汀的电影,有一种电影是黑泽明的电影,有一种电影是马丁·斯科塞斯的电影,希望有一天,有一种电影是李非的电影”。
李非最想拍出的电影,是《鬼子来了》一般的神片,这部在他心中最佳的华语电影被他称作“伟大的电影”。无论是电影语言本身,还是剧本、表演、节奏、风格,都集中了李非喜欢的所有东西,“没有一个点是不喜欢的”。
以上由进口红酒(www.xmgct.cn)整理编辑

共收录0个网站,待审0个网站,文章0篇,待审0篇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收录标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手机版 网站地图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 Powered By © 2018   版权所有: 105目录网     豫ICP备15034642号-4